杨毅

当时金沙江创投决定参与滴滴打车的A轮投资,同时天使投资人王刚有想法转让5%的老股,于是在金沙江推荐下,罗斌去中关村e世界(滴滴最早创业的办公室)跟程维见了面。短期来看,精准医疗的发展还处于萌芽期,对很多公司的收入(更不用说利润)贡献相对有限。

朱桦

短期来看,精准医疗的发展还处于萌芽期,对很多公司的收入(更不用说利润)贡献相对有限。不仅如此,盲目的开拓市场,让自身大数据平台的根基没有处理好,后面还没有新接订单,之前的系统就出现了问题。